上传作品
|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冬奥映像>陈剑:掌握指导2022年冬奥会筹办的锁匙

陈剑:掌握指导2022年冬奥会筹办的锁匙

作者: 新时代摄影网
发布时间: 2019-04-17
浏览量: 95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和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对于筹办2022年冬奥会有着重要指导意义,从中可以找到办一届“精彩、非凡、卓越”冬奥会的“锁匙”。

  创新办冬奥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必须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让创新贯穿党和国家一切工作”。冬奥会的筹办也同样应当把创新贯穿在全过程中。创新与思想解放密切相关。只有推动思想解放,让思想插上自由的翅膀,2022年冬奥会才有可能办成一届“精彩、非凡、卓越”的冬奥会。

  冬奥会的开、闭幕式对于体现“精彩、非凡、卓越”至为关键。但通过大量的资金投入,即使华美,如果不符合节俭、可持续要求,也不是我们所需要的“精彩、非凡、卓越”。花钱少、投入小,同时又能够体现奥林匹克精神,反映主办城市北京、张家口悠久文化等,只有符合上述条件,才可以纳入“精彩、非凡、卓越”范畴。在筹办冬奥会过程中,可以通过在全社会招标开、闭幕式创意理念,通过对开、闭幕式创意理念的讨论吸引社会的关注,最终由冬奥会创作团队吸收开、闭幕式创意理念的精华,由赛事运营中心向世人展示冬奥会开、闭幕式精彩内容。

  创新办冬奥,重要的是创新冬奥组委机构设置和人员的组成。首先是冬奥会组织机构规模不宜过大。否则,大量的人员开支纳入运营成本,既难以体现节俭办奥运的精神,也不利于效率的提升。其次是人员组成的优化。冬奥组委是一个临时性的赛事机构,不需要完全比照政府架构来设置。机构设置需要层级分明,这样有利于工作的开展和效率的提升,但工作人员的级别设置应当创新,不需要十分严格。冬奥组委工作人员的组成,应当因事设人。冬奥组委的中高层岗位设置并不一定需要相应级别的官员担任,而应当是一个开放的机构,通过选聘上岗。一般性岗位的人选可以是官员,也可以是学者、企业人士、寻找就业的本科生和研究生、有一技之长的志愿者,等等。岗位的人员选择只有一个标准,即有利于筹办工作的顺利推进。最后是冬奥组委不同部门之间的职责划分。冬奥会筹办面临着地理空间布局和组织机构设置等多重挑战。机构设置需要明晰,各部门之间的职责应当是十分明晰的。但部门与部门之间或许有一些边界可能是相互交融的,属于模糊地段。对于模糊地段工作,就需要沟通协调、明确各自分工,才能确保组委会运行的效率和赛事顺利推行。

  协调办冬奥

  协调发展对筹办2022年冬奥会有着重要意义。冬奥会的主办方是国际奥委会,各单项国际体育组织对具体项目有业务指导职责。冬奥会主办地是北京、河北。三个比赛地点,包括北京延庆区、朝阳区和河北张家口崇礼县。负责冬奥会筹办机构包括国家体育总局、中国残联、北京市和河北省。因而,冬奥组委成立后,既要与国际奥委会保持密切沟通,也需要协调各单项国际体育组织,同时需要协调上述诸多中央和地方机构,形成合力,共同推进冬奥会的顺利举办。而协调目的应当是节俭、简练和高效。

  冬奥会组织工作需要得到国际奥委会和各单项国际体育组织的指导,因而需要做好沟通和协调工作。我们在2022年冬奥会申办报告提出了很多承诺,比如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活动的宏大规划。如何通过制定详尽规划和具体行动兑现这些承诺,需要与国际奥委会沟通。再比如,赛事管理是冬奥组委的核心工作,冬奥组委会需要制定详尽的赛事规划,特别是对重大事项流程的制定,而这些都需要与国际奥委会和各单项体育组织沟通,得到其认可。

  冬奥组委会也面临着与国内各种机构的大量繁复的沟通问题,比如国家各部委、城市政府、体育行政主管部门、相关社会团体、赞助商等。

   在筹办过程中,冬奥组委还需要协调参与奥运会市场开发的政府下属的国有企业、官方的人民团体和民间团体的工作开展。冬奥会的市场开发十分重要。中国大型国有企业如果参与冬奥会的市场,它们应当有很好的市场开发规划和企业营销计划,这样企业的市场开发行为才有可能物有所值。为此,在市场开发过程中,冬奥组委应当对大型国有企业参与市场开发的风险进行评估并协调其开发行为,以提升市场开发的质量,降低企业参与市场开发的风险。这同样也是节俭办奥运的重要内容。

  协调发展还包括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对奥林匹克知识产权保护的协调。2008年奥运会,北京奥组委与国际奥委会密切合作,对推动奥林匹克知识产权保护、提升国人的知识产权意识、特别是奥林匹克知识产权意识有重要意义。我们要在借鉴以往经验的基础上,继续创新思路,探索出更好的工作办法。

  绿色办冬奥

  中共中央在“十三五”规划建议中指出:“坚持绿色富国、绿色惠民,为人民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协同推进人民富裕、国家富强、中国美丽。”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绿色发展理念对冬奥会的筹办也有重要意义。北京在陈述2022年冬奥会三大发展理念时,特别强调可持续发展理念,与绿色发展理念高度吻合。

  在历届冬奥会的筹办过程中,由于雪上项目完全在野外,在场地建设过程中,如何适应雪上项目的需要建设好比赛场地同时又要保护好周边的生态环境而不致带来对周边环境的破坏,一直是国际奥委会十分关注的问题。2022年冬奥会的雪上项目分别设置在张家口的崇礼县和北京的延庆区,在制定雪上项目的场地规划中,如何建造高质量的滑雪场地而不致对周边环境带来破坏,无疑是考验能否将可持续性发展理念真正落实在行动上的关键环节。

  2022年冬奥会将在北京市朝阳区、延庆区和张家口3个赛区布局场馆,共计25个场馆。其中,竞赛场馆12个,非竞赛场馆13个。在场馆建设中,相当部分属于改造。无论新建或改造,冬奥会的场馆建设都应将绿色低碳作为重要发展方向。

  北京携手张家口申奥成功,相关地区需要由此对自身的产业结构和发展方式进行相应调整。比如,张家口拥有良好的生态和绿色优势,绿色发展已成为张家口当下发展主线,并契合了周边巨大的市场需求。由于有着广阔的市场需求,因而有着持续增长的潜力。绿色发展,完全符合张家口城市发展方向,其产业支撑也应当集中在绿色低碳领域。

  开放办冬奥

  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本身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结果。2022年冬奥会的主办方是国际奥委会,需要遵循国际奥委会的规则与惯例,需要我们进一步开放才能做到。这就需要进一步打造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发展环境,提升政府运营的透明度和效率等。在对外开放的同时,也需要对内开放。甚至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对内开放更具有重要意义。对内开放,重要的是向市场开放和社会开放。

  “凡是市场能够做到的,交给市场;凡是社会能够做到的,交给社会。”这是李克强总理上任之初提出的,其核心思想是释放市场和社会的活力。

  对各国举办奥运会的历史进行分析,我们不难发现,冬奥会的大量筹办工作完全可以交给民营企业和民间社会组织承担。就现行中国体制架构进行分析,主办冬奥会这类的国际重大活动,当然需要政府主导。通过政府主导,集聚社会资源集中力量办大事,可以保证冬奥会举办的方向正确,避免出现重大失误。问题是,政府主导是有边界的,并不需要将大量具体事务也由自己承担。大量事务性工作是可以交给市场和社会的,通过释放市场和社会的活力,以提升整体效益,推进中国开放的整体步伐。

  向市场开放,就是要在公平、公正、公开的条件下,让市场成为资源配置的基础,也就是更多更好地发挥民营企业的作用。2022年冬奥会的筹办需要大量投资。可选择适当的、有回报的投资向民营企业开放。例如,为举办冬奥会,需要建设奥运村,奥运会结束后,奥运村一般就可以面向市场和社会销售。因此,建造奥运村这类事,就可以向市场开放,让民营企业承办这些工作。政府可以不用建设而是采用租用奥运村的方式,待奥运会结束后将奥运村还给开发商,由开发商向社会销售。此外,一些回报少而需要投资较大的领域也可以动员民营企业参与,政府给予适当补贴以维持企业的基本产出平衡。例如,冬奥会一些雪上项目建设。如果完全政府投入,投入额度大而赛后难以很好运营。动员民营企业参与,组委会给予适当补助,赛后的运营也交给民营企业,以提升民营企业参与积极性,组委会投入也可以大大减少。

  向社会开放,就是向民间社会组织开放。筹办2008年北京奥运会,一些民间社会组织扮演了重要角色、承担了重要任务。例如,北京奥运经济研究会就曾得到当时分管奥运会的领导习近平同志的“让民间社会组织发挥作用”的批示,通过组织举办奥运经济新闻发布会而发挥了积极作用。2022年冬奥会,应当将更多的筹办工作交给民间社会组织承办,组委会向社会招标,通过购买社会服务,将大量工作转交给民间社会组织。这样做,既可减轻组委会的工作压力,也可释放社会的巨大活力。

   共享办冬奥


  2022年冬奥会的承办也应当体现共享发展理念。北京携手张家口举办冬奥会,张家口作为中国的一个欠发达地区,虽然与北京为邻,但其经济发展水平与北京相差甚远。习近平总书记在对北京冬奥会作出的重要指示中强调,办好2022年北京冬奥会,是我们对国际奥林匹克大家庭的庄严承诺,也是实施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重要举措。因此,推进共享发展是筹办2022年冬奥会承担的特殊历史使命。通过冬奥会的筹办,缩短张家口与北京发展的整体距离,同时也应推动北京延庆区的发展,缩短延庆山区与北京市区的距离,应当是共享办冬奥的重要内容。

  让张家口乃至北京周边地区共享冬奥会发展成果,严格说,这不是冬奥组委的工作内容。在很大程度上,这项工作应当属京张两地市委市政府考虑的内容,即如何借奥运会举办之机,推动京张两地整体发展迈上新台阶。奥运经济作为一种注意力经济,借助全球关注、推动城市发展,是所有奥运会主办城市共同关心的话题。因而,虽然冬奥组委本身没有这项职责,但在筹办过程中,如何最大程度体现共享发展理念、推动京张两地整体发展、特别是张家口所属的贫困县和北京延庆区的发展,则是在设置冬奥组委时就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作者:北京改革和发展研究会会长、京张冬奥研究中心主任)